主页 > 生活 > 正文

​施特劳斯的简介和故事(列维-斯特劳斯)

2023-08-16 09:26 来源:涩陋网 点击:

施特劳斯的简介和故事(列维-斯特劳斯)

施特劳斯的简介和故事(列维-斯特劳斯)(1)

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Claude Lévi-Strauss,1908-2009),法兰西学院荣誉退休教授,法兰西科学院院士,著名人类学家,法国结构主义人文学术思潮的主要创始人,当初五位结构主义大师之一。

列维-斯特劳斯早年就学于巴黎大学。青年时代爱好哲学,并醉心于卢梭、弗洛伊德和马克思的思想;嗣后致力于文化人类学研究达50余年之久。20世纪30年代他曾在巴西考察当地土著社会多年;40年代旅美期间钻研英美人类学与结构语言学,陆续发表了大量研究成果;自1959年起任法兰西学院教授。他的学术影响波及人类学、语言学、哲学、历史学等诸多领域。

在素重人文科学理论的法国文化中,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两大“民族思想英雄”之代表应为: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和结构主义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

书籍摘录

01 因幡之白兔

人们早已达成了共识,承认“因幡之白兔” 故事中的一个关于动物的小故事在东南亚有很多版本,克劳斯·安东尼就曾统计过这些版本。但是,今天我要从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来考虑这个问题。实际上,美洲神话中,无论是北美洲还是南美洲,都有类似的故事,而美洲神话赋予这些故事的重要性,反过来让“因幡之白兔”的故事变得更加清晰。

南美洲的版本最接近这个故事。被敌人追赶的主人公(有时候是女主人公),请求凯门 鳄(南美洲的一种鳄鱼)载其过河。鳄鱼同意了,却没安好心。它要求它的乘客辱骂它(作为吞食乘客的借口),一种说法是鳄鱼指责主人公辱骂了它;另一种说法是主人公平安上岸 后,认为自己可以逃掉时,确实辱骂了鳄鱼。第二个说法最接近日本的两个著名的版本,在故事中,白兔的脚刚踏上河岸就嘲笑鳄鱼,把自己欺骗它的事告诉了鳄鱼。

02 雷鸟

这段情节在北美洲流传得更为普遍,它是曼丹(Mandan)印第安人的一个著名的传说。曼丹人居住在密苏里河(Missouri)上游,以种植玉米和猎食野牛为生,生活中的宗教仪式颇为繁缛。神话解释了标志着一年中最重要时刻的仪式的历法。

这则神话讲述的是,两个兄弟历经千难万险,来到一个农神也就是玉米之母的家。在她 家住了一年后,想回到自己村子,一条大河拦住了他们归乡的路。于是,他们坐在一条长角 的巨蛇背上过河。巨蛇说要在途中喂它食物以便保持体力,否则他们三个都有淹死的危险。但是抵达对岸时,巨蛇吞掉了其中一个兄弟。另一个兄弟在一只雷鸟的建议下,用假的食物献给巨蛇,成功地救出了他的兄弟。雷鸟把两兄弟带到它在天上的住所,在那里,他们完成了很多壮举。一年后,雷鸟把两兄弟送回他们的村庄,并命令当地人在每年秋天举行仪式来向他们表达敬意。

在此,我不便详细重述我在《餐桌礼仪的起源》一书中对这一神话故事展开了好几页篇幅的分析,我只想强调两点:首先我们会注意到在这个故事中有三个片段,第一个涉及居住在地面上的农神家,第三个涉及居住在天上的战神居所,至于第二个片段,则有关一段旅 途,不是居留于某地,而是发生在水上。

施特劳斯的简介和故事(列维-斯特劳斯)(2)

第二点与主人公的行为有关。在农神家,两兄弟必须行事有分寸:他们可以去打猎,但 是要低调进行,数量也要适度。相反,在雷鸟那里,他们的行为很过分:不听从别人慷慨给予的谨慎建议,而去攻击怪兽,并且杀死它们。因为水是天与地之间的中介元素,两兄弟对巨蛇的行为也介于节制与无度之间:包括交易、欺骗、虚假的承诺。这种模棱两可的行为在美洲神话中像是合乎逻辑的必然结果,并且可以从另外两种行为中推断出来,也是因幡的白兔对鳄鱼的行为。也许有人会认为细节是没有根据的,但是在美洲,当细节融入到整体中便呈现出了它的意义。

在《古事记》中,“因幡之白兔”的故事构成了我们可以称之为“大国主神事迹”的首个篇章,“大国主神事迹”记载在《古事记》的第21章至第37章。记得接下来的章节是有关大国主神与他的兄长们在爱情上的竞争。

为了报复他,他的兄长们让他经受了致命的考验。其中一项考验特别值得注意:众兄长 砍倒了一棵树,用斧头劈开树干,(思庐哲学编辑)把它分开,在里面钉入楔子,然后要求他们的弟弟钻到树缝中取出楔子,这样就可以在树干合上时夹碎他。

然而,这个在其他地方没有相同例子的主题,却是美洲神话的典型主题,美洲神话中有不少关于叔叔或岳父力图残害侄子或女婿的故事。美洲神话学家们给这个主题命名的代号名为“楔子的考验”( wedge test),在斯蒂·汤普森的《主题索引》( Le Motif-Index)中是索引 H

施特劳斯的简介和故事(列维-斯特劳斯)(3)

1532 ,在其著作《北美印第安人故事》( Tales of the North American Indians)中是索引 129 。值得注意的是,统计出来的三十来个版本集中出现在美国和加拿大的阿拉斯加和落基山脉以西的地区。对于这样一个出现在大洋洲和日本,并集中出现在美洲同一地区 的神话,博厄斯在一个多世纪之前就得出结论,它的起源是在远东地区。对于“楔子的考验”这一主题而言,也很难摆脱同样的结论。

大国主神的兄长们使他沦落到奴隶的地位,但他却赢得了兄长们所追求的

施特劳斯的简介和故事(列维-斯特劳斯)(4)

公主的欢心,尽管有些许篡改,但是大国主神与其兄长们之间的冲突属于普遍神话。因此,正确对待它的方法就是,不给予它特别的意义。但应该注意的是,《古事记》将这个冲突与必须通过讨价还价或欺骗的方式才能得到那个易怒的摆渡者帮助的章节相连接。然而,有关嫉妒的亲戚的神话其美洲版本也同样做了这样的组合。更好的是,美洲的版本把日本神话版本中只是相近却不相同的故事主题,融合在了一个故事中。比如,遭兄嫂诬陷,主人公被放逐到一个湖中的荒岛,他会获得水怪的同意让他渡过湖回到陆地。总之,在《古事记》中看似随意的搭配(主角不同)——我们因此对其有过不少思考——在美洲神话中是有充分理由的。

我们现在来看“大国主神事迹”的下一段情节,故事发生在须左之男命家中。这个故事在美洲神话中有完全相同的版本,叫作《坏丈人》,英文索引名称“evil father-in-law”。最普遍的版本讲述的是一个年轻的主人公,通常出身或低微或神奇,登上天庭为了迎娶太阳的女儿。当然,须左之男命并不是太阳神,但他所选择的居所(《古事记》13.6章),即大国主神所到之处确实有着“另一个世界”的特点。无论如何,在日本和美洲都一样,主人公到达目的地,遇到了主人的女儿。女儿爱上了主人公,并把他带到父亲面前,父亲虽同意他们的婚事,却力图置其于死地,对主人公加以他认为其无法幸免的考验。在日本和美洲,主人公都在年轻女子神力的帮助下活了下来,女子不顾父亲的反对,与丈夫站在了一起。

施特劳斯的简介和故事(列维-斯特劳斯)(5)

03 鹤与鳄鱼

在说明美洲如何以不同于日本的方式,在一系列神话中赋予摆渡者一个合理的位置之前,我要讲一些题外话。

北美洲神话所描述的易怒的摆渡者,有时候是鳄鱼(这一地区的钝吻鳄),有时候是鹤。鳄鱼是活动的:它从河岸的一边游到另一边。而鹤是站立在呼唤它的人的对岸,只伸出它的 一只脚当作渡桥。它要求那些请求过河的人对它送上赞美或礼物。如果它满意,便会提前告知渡河者它的膝盖很脆弱,不要去碰撞。相反,如果它不满意,便什么也不说,它的膝盖若被渡河者碰撞而折断,渡河者就掉进河里。

像鳄鱼一样,由于它的不怀好意和索求,只能算半个摆渡者。同样,鹤也只让一部分的 请求者过河。或者我们可以这样说,它扮演着半个引导者的角色,安全地运送某一类乘客,拦截并溺死其他人。

题外话中的题外话:我从埃德温娜·帕尔默(Edwina Palmer)女士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得知,许多“风土记”(Fudoki)都记载,一位住在山上的守护神,只让一半的旅人通过,并杀掉另一半。在日本是否也存在像在美洲一样具有半个引导者功能的神话人物呢?我只是想指出这个问题,下面还是让我们回来探讨一下坏丈人这个主题吧,美洲神话将其与摆渡者的主题结合在了一起。

施特劳斯的简介和故事(列维-斯特劳斯)(6)

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来自:维基百科

有一个神话流传在讲萨利希语(Salish)的印第安人中间,他们生活在太平洋沿岸,现今的华盛顿州,传说有两个兄弟(有时是好几个兄弟),其中最小的那个做了许多蠢事。小心邀请了一个吃人的妖魔来吃晚餐,结果被其追赶。跑到一条河边,向在对岸正看着他的一只鹤呼救。这只鹤是雷神,主人公为了得到它的帮助,必须要和它顽强地交涉。最终,鹤同意载他过河,款待他,并将女儿嫁给他,但是他必须经受强加给他的致命考验,其中的第一项就是“楔子的考验”。他在妻子的帮助下通过了考验。

如此,摆渡者和坏丈人这两个在《古事记》中分处于相邻的两个章节的人物,在美洲神话中得以合为一体。

我们看到了大国主神的神话和美洲神话相比较后的异同。在这些神话中我们总能发现相 同主题或题材的融合:易怒的摆渡者、嫉妒的亲戚或亲戚们、坏丈人、劈开的树干的考验(也许还有给予好建议的姑娘,关于这一点还需要深入研究)但是,这些主题或题材被并置在日本神话中,而美洲神话却将它们组织在一起。我们也许可以这样说,就像从前坟墓中的骨架,骨头不再连在关节上,但是彼此依然离得很近,为的是让人知道它们曾经共同构成一个躯体。大国主神神话中各个元素的邻近,说明这些元素曾经也以美洲神话那样的方式,彼此有机地连接着。

由此能得到什么样的结论呢?所有这一切就好像是一个可能起源于亚洲大陆的我们应该探究一下其足迹的神话体系,先出现在了日本,然后到了美洲一样。通过日本神话中一些没有关联却在叙述中接邻的片段,也可以发现这个体系的存在。在美洲,也许因为这个体系流传到那里的时间较晚,所以神话的统一性就更好理解了。按照这个推论,“因幡之白兔”的故事出现在《古事记》中就不是偶然的。尽管这个故事看起来与前后章节没有什么关系,但依然以它的方式证明了它是一个神话体系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美洲的例证使我们可以对这一神话体系作出评判,而且比我更专业的日本神话学专家们在受到我提出的假设的启发后,也许能够重建其联系。

题图为斯特劳斯,来自:维基百科

- END -

施特劳斯的简介和故事(列维-斯特劳斯)(7)

施特劳斯的简介和故事(列维-斯特劳斯)(8)

施特劳斯的简介和故事(列维-斯特劳斯)(9)

课程推荐

施特劳斯的简介和故事(列维-斯特劳斯)(10)

施特劳斯的简介和故事(列维-斯特劳斯)(11)

《像他们一样思考——你不可不知的十位思想家》

限时优惠69元

打卡全部章节送中读限量版实体年卡

还有丰厚的思庐珍藏「思想密藏」等你领

《像他们一样思考——你不可不知的十位思想家》

,